2020年7月23日 星期四

進擊的 Jordan Eikona 2:Pentagonal Transmission Line Array


從 Jordan JX92S 換成 Eikona 2,一眨間居然已經四年。Eikona 2 雖然比 JX92S 難推,不過解析強、響應更平坦、低頻的延伸更佳,整體表現更為全面。EJ Jordan 在 Ted Jordan 過世,換人接手之後,動作極積許多,不斷推出新的裝機設計。相較沿襲自 JX92S 時代的 VTL 音箱,這些針對 Eikona 2 設計的新音箱似乎性能更佳。

我非不知道 VTL Eikona 2 的缺點,與大多數的現代喇叭相比,VTL Eikona 2 的音響性仍然遜色,聽人聲爵士固然韻味十足,但我最常聽的音樂類型仍然是各種大小編制的古典樂,這絕對不是 VTL Eiknoa 2 這種喇叭最擅長的類型。不過我對 VTL 的設計情有獨鍾,首先是 VTL 一聲道只要一顆單體,是本格派的 single driver。其次,雖然是落地喇叭,但 VTL 小巧又淺,所需空間甚至少於大多數上腳架的書架喇叭,非常適合放在狹小的聆聽空間。最後,以外型來說,VTL 的設計非常獨特又耐看,令人著迷。所以,雖然看到各種新的裝機計畫,始終覺得還是 VTL 最適合我。

直到年前某天,看到 EJ Jordan 官網發佈了四顆單體的傳輸線陣列 (transmission line array,TLA) 設計,終於深深吸了我的注意。四顆相同的單體立刻想到的就是可以透過併聯加串聯,得到阻抗相同、靈敏度倍增的效果,這對效率不高的 Eikona 2 來說,不啻為一大改善。細看官網的介紹,果然是我如想像中的接法,官網更強調這是旗艦的設計,可以發揮 Eikona 2 最大的潛力,音響性極佳。TLA 用了四顆單體,外型當然也比 VTL 大上不少,不再是小巧的薄型落地喇叭。幸好雖然 TLA 的造型不算有趣,不過至少是正常的現代喇叭造型,不像有些全音域單體的音箱,超高、超深、為了增加低頻響應突破人類想像邊界。不過,TLA 每聲道需要四顆單體,一來貴,二來這就不再符合我聆聽了二十年的 single driver 設計。放在心裡過了一年,今年眼見英國疫情升溫,也不知道未來局勢如何,徬徨之間居然就訂了四對 Eikona 2。

喇叭到來之前,開始想著音箱。TLA 基本款是長方體的設計,如下圖官網的照片,非常的正常普通。另一種官方更推薦的是五角型的設計,看起來詭異但不平行的音箱四壁,可以讓聲音更乾淨,性能更好。雖然覺得五角型有點怪,在家裡擺設也比長方體不便了些,但既然聲音好、又特別,當然採用五角型的設計。拿著官方的設計圖規畫之後,再與原廠往來討論了一些製作細節,就同樣再找工廠幫忙製作音箱。


 (Taken from http://www.ejjordan.co.uk/eikona-tla/ )

音箱的材質,大多是 MDF,有些較高級品可能會用樺木夾板或甚至實木、金屬等特殊材料。這些材質各有特色,MDF 成本較低但聲低溫暖厚實,樺木夾板則活潑明快。EJ Jordan 原廠向來比較推薦樺木夾板搭配他們的單體,所以這回照例繼續選用樺木夾板。

音箱送來之後,就是另人興奮的裝機時間。雖然省下分音器的工事,不過四顆單體又併又串,走線又長,接線頗為費事。簡單起見,音箱內走線用 47 Labs 的 0.65mm Stratos 單芯銅線。音箱內部的吸音,原廠推薦 Mundorf 的 Angel Hair 合成纖維,材質是 Twaron。我是第一次使用這種吸音棉,材質細,成本高,一聲道要用上一包。


傳輸線的反射孔在音箱上方後半部,也是少見的設計。做了個防塵蓋,以免灰塵異物落入。測試接線正確,接上現役的 TPA-3255 Class D 擴大機開聲試音。

我以為自己對 Jordan Eikona 2 的聲音已經非常熟悉,但配上了新的音箱,卻有別開生面的感覺。本來以為會明顯查覺靈敏度提高、變好推,但這倒並不是非常明顯,也許 TPA-3255 功率高對這點差別不敏感。吸引我注意的是呈現音樂的風格不同,這對陣列喇叭的分析力強上一大截,很接近主流的現代音響,沒有大多全音域喇叭那種寫意不寫實,old-fashioned 的聽感。背景乾淨明晰,解析力、音像的穩定度、音場的規模感,舞台的縱深高度,俱有全面性的提升,與刻板印象中的全音域喇叭大相逕庭。相較於 VTL,低頻響應的進步較不在量感的方面,而在下潛的延伸以及速度。與 VTL 相比,TLA 的低頻更深、更自然的衰減。所以雖然 TLA 的低頻仍然無法與多音路喇叭相比,但品質頗佳,不會立刻讓人感受到低頻的限制。整體來說,Eikona 2 裝在 TLA 音箱裡,音響性大幅提升,走向靠攏現代音響的取向,但同時保有從 JX92S 以來那獨特的聲底,彷彿多年不見的老友健身打扮之後重新出現,讓人覺得既熟悉又陌生。


聽了幾天之後,拿出不同的擴大機來試。我很愛的 47 Labs 0347 擴大機在我多年前換空間之後,對 JX92S 有點力不從心,對 Eiknoa 2 VTL 更是疲於應付。這次接在 Eikona 2 TLA 上,帳面上靈敏度高一倍,確實對僅有 25 瓦的 0347 友善許多,小編制的人聲,音質鮮活細膩,十分動聽。鋼琴、室內樂也能表現出一定的動態,不過要聽馬勒、蕭士塔高維奇的交響樂,仍然捉襟見肘。另一部擴大機 JOB 225 推新的 Eikona 2 TLA 喇叭,也變得比之前的 VTL 音箱輕鬆,不過三台比下來,覺得效果最佳的仍然是功率最大的 TPA-3255 Class D 擴大機。雖然氣質、音樂性遜於前兩台,但最為穩健寬鬆,不論編制大小,不論場面起伏,都以一貫的音質從容應對。 總歸來說,四顆單體併聯加串聯號稱有兩倍的靈敏度,但終究不是好推的喇叭,管機愛好者、小功率愛好者,用這對喇叭可能只能近場聆聽小編制音樂。


不知不覺過了兩三個月,防疫期間在家用這對新喇叭聽了很多音樂,例如理查史特勞斯的歌劇、Kronos 四重奏的現代音樂,表現十分精彩。話說回來,在深夜配小功率機器聽簡單的人聲,舊的 VTL 仍然非常有魅力。







2020年4月19日 星期日

人生第五部擴大機:TI TPA3255 Class-D 後級

很久沒有寫網誌,但在音響並非完全沒有進展。去年好友提到他被新的 D 類放大機嚇到,幾千塊小小一台,吃交換電源,聲音與他的 hi-end 後級各有特色。我過去對 D 類放大印象不佳,聽過許多廠機,雖然小巧、省電、不發熱,十分符合我的偏好,但聲音實在平淡,帳面上的功率數字和實際聽感有很大的落差,更嚴重的是對音樂的刻畫相當遼草而死板,聽起來不痛不養,一點也沒有深刻的感覺。

這回聽了好友的分享,發現近來 TI 出了許多新的 Class-D 晶片,似乎與昔日僅有 ICEpower 等少數選擇的環境已然有所不同。研究了幾顆 IC 之後,變訂了雙聲道可達 315 瓦的 TPA3255 評估板來玩。

買評估板的好處就是安全省事,電路細節都有原廠的 datasheet 寫得明明白白。TPA3255 可以接成 mono 模式(可達600瓦),不過我只有一張板子,先用立體音模式。很多人用交換電源搭配 Class-D 擴大機。我也先隨變找個大功率的交換電源來試試,一開聲就聽到還滿不錯的聲音,與我記憶中的 Class-D 擴大機有相當的不同,挺有潛力。

接著就認真的裝機,找來一張厚鋁合金板當底座,塞進竹製機殼。有不少網友在玩高級的交換電源,但我跟交換電源實在不熟,還是先用傳統電源。訂一顆大功率的 Block 變壓器,大功率整流子 (MUR系列,取其較活潑的音質),再上 RIFA PEH 169 大水塘 (發燒味重一點,稍能平衡 Class D 平淡的走向),就是簡單的電源。放大線路還是做了些調音,但也僅是簡單的換換電容、跳過一些不需要的電路。其實還有更多可以調的地方,例如把擔任前級的 op-amp NE5532 換掉,不過暫時還沒有動手。

就這麼偶爾調一調,不知不覺也聽了超過半年。聲音如何呢?能長時間聽而沒有被換下來,必然有其優點。它沒有過去 Class-D 那種死板的聲底,不過對音樂的表現仍然較為冷淡無趣一點,韻味和音樂性完全不是離散擴大機 0347 的對手。但 Class-D 最大的優勢就是廉價的功率,小巧不熱就輕易地上看數百瓦。對我難推的全音域喇叭 Jordan Eikona 2 來說,這部 TPA3255 Class-D 後級無擬可以輕鬆無滯礙的駕御,比 JOB 225 後級更為寬鬆自如。相比之下,JOB 225 的刻畫能力和音樂性雖然略勝 TPA3255,但一面臨場面較大、動態急需時,仍然會有些緊繃,不像 TPA3255 總是如履平地,可以放心的聆聽馬勒、理查史特勞斯、蕭士塔高維奇等神經兮兮的音樂。


二十年前剛開始玩音響時,嚮往的是小功率擴大機,最好是美聲實作雜誌上那些仙人專屬的 2A3、45 單端後級。想不到後來從 25 瓦的 Gainclone、0347,再玩到破百瓦的 JOB 225,現在居然變成在玩早年一點也不喜歡的 Class D 擴大機。人生無常,世事難料。至於為什麼需要這麼大的功率呢?因為,我有新的喇叭正在進行。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