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9日 星期三

殷巴爾的COVID-19樂季

2015 年春天在音樂廳聽到殷巴爾馬勒第三號交響曲的現場,是我畢生難忘的音樂會記憶,堪與相比的只有 2001 年阿班貝爾格、2006 年劉孟捷、2015 年羅塞爾等寥寥幾場。最早認識殷巴爾 (Eliahu Inbal),是當年聆聽 Arrau 的蕭邦鋼琴協奏曲,發現樂團協奏的素質異常出色,看了手冊才知道殷巴爾這號人物。當時 Arrau 的錄音已屬老錄音,以為殷巴爾也是追之不及的上一代人物,直到 2015 年北市交請他來合作,才驚覺原來指揮尚在活躍,而且功力不同凡響,居然把北市交帶上了完全不同的層次。先前聆聽國內樂團的馬勒交響曲,從未到達這樣子的高度。當然整體演出的完成度未臻完善,既然明瞭北市交先天的限制,自不宜在細節上吹毛求疵,而把欣賞的重點放在布局結構與流動性。從這個角度來說,殷巴爾發揚了北市交優秀的一面,完成了一場火熱生動,充滿說服力的演出。那場音樂會聽完不過多久,開始際遇無常變幻,三十多歲的馬勒探索宇宙的第三號交響曲,從此也與我的人生緊密交織。

2019 年最震憾的消息,就是殷巴爾接任北市交的首席指揮,展開長期密切的合作。雖然國內樂團先前也不乏有與外籍指揮合作的歷史,但像殷巴爾這樣子的大師,又確實能為樂團帶來立竿見影的改變,實屬少有。2019 當時規劃了馬勒、蕭士塔高維奇等一系列的曲目,將在幾年之中巡演,當真讓人滿懷期待。可惜 2020 就碰上了 COVID-19,音樂會只能在疫情的夾縫中勉強舉行。儘管如此,年逾八十的殷巴爾仍然履約,來台數次,而且一趟就是幾個月。2019 年底、2020 年底、2021 年春季,不知不覺也將要把馬勒所有的交響曲演完了。今年開季的貝多芬第五第六兩首交響曲,樂團似乎尚未充份暖身,但接下來的演出則不斷進化。在音效不佳的山中堂,金刀鐵馬的蕭士塔高維奇第五號竟然異常出色,肅殺的氣息讓人驚歎。至於在國家音樂廳的馬勒第三號交響曲,與六年前年相同的地方、相同的聲樂家,但此時北市交已經脫胎換骨,不僅僅只能觀其大略,究其細節居然也相當穩健。那天晚上的感動從四面八方襲來,有好多層次。青年馬勒的奮鬥、耆年指揮的熱血、地方樂團的成長,正好對比國內外反覆的疫情,也對比六年前那個美妙的夜晚和那個平靜的世界。

2021年5月15日 星期六

電容的聲音:VH Audio V-Cap AgTF 銀箔鐵氟龍電容

Kondo M7 Line 線路簡單,那一對輸出交連電容無疑對音色有鮮明的影響。從廠機的照片可見,原廠是使用自製的 0.1uF 的銀箔電容。二十年前剛開始 DIY 音響時,曾拜讀中國網友的文章,把銀箔電容講得上天入地,不可方物,讓人心嚮往之。不過銀箔電容價格矜貴,市場上比較常見的選擇大約就是 Audio Note UK 和 Duelund 的產品。一開始裝機之時,只好先找出多年前購買的 Audio Note UK 銅箔油浸紙質電容代用。AN 的銅箔油質電容質感甚佳,豐厚、細膩,沒有什麼缺點,除了價格高體積大之外,印象非常好。然而,上電之後發現 DC 偏移極高,將近有 50V,原來這對庫存十餘年的銅箔油質電容已經變質,有嚴重的漏電流情況。一查發現國外早已傳出災情,原廠也已承認,如今新版的絕緣材料已經從油浸紙質改為油浸麥拉,據稱較為穩定。卻說我當年也曾購入 Audio Note UK 的錫箔電容,正是油浸麥拉的,上電一測仍然也有漏電流的狀況,不知新版有無改善。接連拿出同樣十多年前購入的 Jensen 銅箔油質電容、Jupiter 蜂蠟鋁箔電容,嚴重程度不一,但均有漏電流的情況。當年以為這些是「半永久元件」,花了不少錢購入,結果庫存二十年的 Black Gate 依然強健,這些油質、蜂蠟電容卻都不能用了。相形之下,Relcap 和 MultiCap 的鐵氟龍、PP、PS 等塑料電容,完好如新,才真的是半永久元件。難怪前人高手有云,珍惜金錢,遠離油質電容。

剛裝好 Kondo M7 時,連翻裝上 Relcap RT、MultiCap RTX、V-Cap CuTF 銅箔鐵氟龍電容,甚至不死心仍然訂了一對 Audio Note UK 新版的銅箔油浸麥拉電容來試味道。Audio Note UK 新版的銅箔油浸麥拉電容聲音依然細膩厚聲,不過速度略慢,較為溫吞,頻寬的延伸、空氣感當然也遠非鐵氟龍電容的對手。幾輪下來,最後覺得比較順耳的還是 V-Cap CuTF 銅箔鐵氟龍電容。雖無油質電容、蜂蠟電容那種特殊的韻味,但鐵氟龍平直寬闊敏銳的現代聲,與 5687 真空管搭配,自有迷人之處。

V-Cap CuTF 銅箔鐵氟龍電容價格不低,但性能確實極佳,是非常值得投資的頂級電容。不過還是十分好奇 Audio Note Kondo 最愛用的銀箔電容,究竟是什麼風味。國外有篇有趣的評比,也把銀箔電容講得相當夢幻。此處合用的銀箔電容,首先想到的選擇就是 Audio Note UK 的銀箔油浸麥拉Duelund 的 Cast PIO 銀箔油浸紙質電容。價高,再想到油質電容壽命不長的疑慮,實在讓人卻步。也就把銀箔的好奇繼續埋藏在心裡。

壽命長是塑料電容的強項,有沒有銀箔搭配塑料膜的電容呢?銀箔昂貴,門當戶對的搭配自然是鐵氟龍了。去年底某天心血來潮,就寄信問 VH Audio 的 Chris VenHaus,有沒有考慮在 CuTF 之上,再推出銀箔鐵氟龍電容 AgTF 呢?想不到 Chris VenHaus 居然神神秘秘的問我想要什麼規格,然後回覆我說他們真的有少量試作的 V-Cap AgTF,而且有我需要的 0.47uF / 600V!在這種資訊發達的年代,已經很少有什麼事情能讓人如此驚訝了,不過問了價錢之後,又再度驚訝了一次。

時值疫情的「報復性消費」情緒,再想鐵氟龍電容用數十年應該不是問題,此後價格也只會越來越貴,甚至買不到,和 Chris 殺了點價,終於忍痛訂來一試。不過幾天就收到了這一對 Google 查不到的神秘電容。AgTF 外觀比 CuTF 更為奢華,貴氣十足,以其規格來說,體型碩大,同樣口徑的純銀引線顯得非常纖弱,無法支撐電容的重量。萬一不甚拉斷引線,後果可真是不堪設想。為了妥善地裝上這對電容,花了點功夫裁了兩條薄鋁板作成支架,再小心翼翼地用束線帶固定。

二十年前開始好奇的問題,如今終於有了解惑的機會。從 CuTF 換成 AgTF,兩者同是鐵氟龍電容,整體調性其實頗為相似,都是寬闊、平直、紮實的聲音,不過 AgTF 表現出來聲音,從各方面來說都讓人覺得更到位、更正、更對。CuTF 已經是非常優異的電容,但 AgTF 又更為透明、更有空氣感,音色的紋理更清晰、樂句的表達有更細膩轉折。銀箔的聲底稍微偏亮,雖然不及銅箔溫厚,但中高頻輕鬆柔軟,在大場面的時候不會形成壓迫感,相當討喜。

這是我目前全系統訊號路徑上唯一的交連電容,裝上 V-Cap AgTF 當然就拔不下來了。一直以為零件的影響有如打扮,可以左右一個人的外貌,但卻無法改變靈魂與氣質。無論如何,適當地用上優質零件,總有錦上添花的效果。CuTF 本是相當優秀的電容,AgTF 比 CuTF 貴上一截,兩者表現的差距是否值得這個價差,我自己也迷惘了。

2021年2月13日 星期六

Intact Audio Autoformer Volume Control (AVC) 自耦變壓器音量控制器


玩音響不知不覺已經超過二十年,或許是時過境遷,或許是邊際效應,如今越來越難透過改機、DIY 的過程中得到驚喜與悸動,不過還是像成癮一樣,時不時就手癢想試新東西找刺激。這次腦筋動到音量控制器上,除了最常見的可變電阻,逐一試 IC 電位器、光敏電阻級進電位器軟體音控,最後最喜歡的是 Sparkler Audio 設計的音量控制。除了自然開闊的調性之外,最好之處在於輸出入阻抗衡定,不會隨著音量的調整而變化,因此不論如何調整音量,音質與響應幾無不同,小音量下仍然保有豐富的細節。而剩下尚未嘗試,又深感興趣的就是變壓器音量控制(TVC)了。

相較於絕大多數的音量控制,變壓器音量控制最大的優點就是,衰減的原理並不是用電阻把能量變成熱,而是換成電流,除了鐵損之外能量並未耗散。所以能量感、推力、動態遠勝於電阻式音控,可以直接當成被動式前級使用。不過可想而知,阻抗亦會隨著音量設定之不同而變化。變壓器音量控制的另一優點是接點數只有 ladder type 級進電位器的一半,與串連式級進電位器相同,卻又不像串連式級進電位器訊號路徑上串了數十顆電阻,大幅影響透明度。

變壓器遠比電阻複雜,那顆變壓器對於最終音質有至關重要的影響,自不待言。DIYer 較有機會買到的音量控制變壓器,應屬英國的 Sowter 9335 和美國的 Intact Audio AVC。其實兩者不太一樣,前者是一般的變壓器音控(TVC),後者則採用只有單線圈的自耦變壓器(autotransformer、autoformer)作自耦變壓器音控(AVC)。據 Intact Audio 自己的說法,TVC 功能較強(可以 DC 隔離、可以平衡/不平衡轉換),但 AVC 因結構相對簡單,比 TVC 容易做得理想,而試聽文亦指出 Intact Audio AVC 聲音比 Sowter 9335 略勝一籌,加上運費便宜服務迅速,就先訂了一對 28 段的 Intact Audio AVC 來試。


不管 TVC 或 AVC,另一個重要的元件就是切換檔位的開關。如廠機 Passive Preamp icOn4用的晶體開關,沒有機械接點又可以輕鬆支援搖控等功能,固然不錯,不過我還是喜歡簡單不插電的做法,所以搭了一顆 23 段的日本 SEIDEN 波段開關,手感頗佳。接下來就是裝箱的問題了,這次找了一個尺寸非常緊湊的加拿大製 Hammond 鋁箱。這系列鋁板不算厚實,不過尺寸小自然顯得紮實。為了增加重量穩固,裁了一片 5mm 厚的 6061 鋁合金板當作基底,鎖上變壓器。最後只剩接線了,變壓器音量控制難以避免的就是繁雜的走線,段數越多走線也越多,上百個焊點要處理。

開聲之後,AVC 的走向真的很有特色。聲音乾淨鮮活,但最大的差別自然是控制力和能量感,特別是對低頻的控制力,變得凝聚紮實,強韌有力許多。與我經年使用的電阻式電位器相比,AVC 聲音略硬一點,寬鬆、開闊、自然的感覺較為不及,不過動態、密度、能量感自然是明顯勝出,因此目前留在主系統上繼續聽著。

也試過把 AVC 當被動式前級使用,跳過現役的自製 5687 Kondo M7 Line 前級。雖然 AVC 比用其他電阻式電位器有力,不過現在後級 TPA3255 沒有輸入緩衝電路,僅靠被動式前級聲音不免單薄扁平,表現欠佳。 但與前級搭配下,AVC 52dB 的最大衰減量不夠,音量調到最小有時仍然太大聲,只好額外在輸入級加上分壓電阻(DIY 真好)。

TVC 或 AVC 玩的人似乎不多,其實 Intact Audio 14 段的 AVC 一對只要 200 美元,比起高階可變電阻、級進電阻並不算太貴,卻有電阻式電位器先天所不及的強大優勢,非常適合 DIYer 嘗試。

2021年2月11日 星期四

Lundahl 分相變壓器、Mundorf ZN 電容與 TPA3255 Class-D 後級

TI TPA3255 Class-D 後級聽了一年半,雖然仍有 Class-D 電路深刻感不足的缺點,聲音平直穩健,可以輕鬆駕御我的四單體 Jordan Eikona 2 落地喇叭,也就一直放在音響架上作為主力。

作為 DIYer 就是時時手癢喜歡改機,奈何對 Class D 電路不熟,下手之處不多。除了前述的電源與 mattter 兄提及拉高 PWM frame rate 之外,調整的地方都是類似訊號輸入端。我所用的評估板 TPA3255EVM 原始電路,類比訊號先經 10uF 交連電容,再經孌生 NE5532 轉出正反相訊號,再各經一顆 10uF 交連電容送入 TPA3255。10uF 原廠是用 Panasonic FK 系列,乏善可陳,很快就被我換成 Black Gate N。不過真正差別較大的是把 NE5532 換掉,改成 LME49720,聲音真是壑然開朗,開闊細膩許多。不過說到底,OP-Amp 仍然不是我的首選,能不用還是最好。這顆 OP-Amp 的功能除了輸入緩衝之外,還要把單端輸入訊號分相,而分相最單純(但不是最便宜)的元件就是變壓器了,於是訂了一對 Lundahl LL1592 Line-level 輸入變壓器來作分相,代替 OP-Amp。


選用 LL1592 的考量是 datasheet 裡強調其捲繞的高對稱性,特別適合分相。LL1592 初級與次級分別是 1+1:1+1,透過初級串連或併連的不同,可以 1:1 (串)或是 2:1(併,電壓一半、電流倍增)。我的 5687 前級 已有增益,兩者皆可。串連理論上較理想,於是先用 1:1 的模式上電試聽。從 OP-Amp 換成變壓器,差別立竿見影,自然、靈敏、透明,細膩的轉折之處豐富許多。不過少了緩衝的效果,變得稍微虛弱。於是把變壓器的初級改用併聯,音量多轉一格,推力則明顯提升,一點也不會想念 OP-Amp 了。

變壓器分相之後,每聲道各有兩顆 Black Gate N 4.7uF 作為 DC offset 交連接到 TPA3255。雖然知道交連電容這種發燒料通常只能改變外在、局部的聲音特徵,不過積習難改,仍想用更好的電容來替已經相當優秀的 Black Gate N。就我個人口味來說,比 Black Gate N 更好的電容很少,大多數的金屬化塑料電容都不如 Black Gate(我對金屬化電容特別不愛),鋁箔塑料電容我更是不愛,剩下的選擇就是錫箔、銅箔、銀箔的塑料電容了,而這些電容通常又貴又大,很少做到 4.7uF 這個容值。

Thorsten 推薦的 Mundorf ZN 錫箔 PP 系列,是 Mundorf 少數非金屬化電容,而且是聲音華麗甜美的錫箔,雖然 PP 沒有 PS/TFT 好,但重要的是這系列有 4.7uF/100V 這樣子的規格,適合低電壓應用,不會太貴也不至於太大,是代替 Black Gate N 的好選擇。


比起 4.7uF/50V 的 Black Gate N,4.7uF/100V 的塑料電容尺寸終究還是大上數百倍,定價也是十倍左右,不過 Black Gate 停產後水漲船高,現在 Black Gate N 4.7uF/50V 已貴過 Mundorf ZN。Mundorf ZN 聲音中性,質感精醇細密,頻帶延伸比 Black Gate N 寬闊平坦。 Black Gate N 雖然音響性不及,但硬是有一種鬆軟的甜味和音樂性,仍然讓人想念。據個人的口味,還是要用到錫箔 PS 電容以上,才有全面勝出的感覺。

這期間常常拿出其他後級擴大機來比較,也許我的喇叭不容易驅動,聽來聽去覺得現在最合用的還是部 TPA3255。Class D真是廉價功率,成本不高、不發熱、體積不大,就可以達到數百瓦功率,而且音質尚過得去。相較於早期的 ICEpower 等模組,近期 TI 這些新晶片的音質已經有所進化,不至於空洞平淡波瀾不興,不過對音樂內容的挖掘,深刻感仍然不足。只能期待將來有更新更好的晶片,或是 Class D 以外其他有趣、吸引我的後級電路了。

2021年1月4日 星期一

數位訊源五年小更新: Soekris dam1021 + BeagleBoard Black 裝箱


不知不覺,Soekris dam1021 R-2R DAC 一用五年,從一開始在木板上開聲,更換電源,再幾經調整,找到喜歡的輸出線路與韌體,幾乎就沒有再如何更動了。倒是訊源的部份,一開始從 Apple Airport Express 訊源輸入,後來轉移到 BeagleBoard Black 打造的小電腦,以 i2s 直入 Soekris dam1021,當作 AirPlay/MPD 一體機,透過 Ethernet 串流播放 NAS 上的檔案,如此也聽了四年多,頗為滿意。


如網兄 HifiDuino 和 cyrilliu 所言,BeagleBoard Black 的優點在於可以搭配專屬的 Botic 驅動程式 外灌整數倍頻的 clock 取代板上的合成時脈,比大眾化的 Raspberry Pi 有先天上的優勢。可惜 BeagleBoard Black 遠沒有 Raspberry Pi 知名,看到許多人投入大量心在先天不良的 Raspberry Pi 上,讓人惋惜。Botic 可以同時支援兩個外灌時脈,分別對應 44.1KHz 與 48KHz 的倍頻,我的主要媒體是 CD ,所以僅攻 44.1KHz 時脈。過去玩時脈已經有很多心得,那時也玩了近期熱門的 NDK NZ2520SD,並且搭配 ACKO AKL-S03 的板子,著實有趣。幾經比較之後,最喜歡的還是友人設計的離散時脈線路,聲音最自然有類比味。


在木板上漸進實驗、試聽,隨興的聽幾年之後,搭配漸趨穩定,便有裝機的想法,也陸續規畫、張羅零件。2020 疫情的關係,在家裡的時間大增,終於把訊源與DAC的一體機組裝了起來。和 DIY 的 TI TPA3255 Class-D 後級同樣的設計,用 6061 厚鋁合金板為基底,再鎖入竹箱做為外殼,並以黑色半透明壓克力為上蓋。I2S 和時脈的走線不宜長,數位端集中在右邊半縮短路徑,未穩壓的電源長些無妨,集中在左側。左邊四顆 Block 德製環型變壓器分別供應 dam1021、輸出 buffer、clock、BeagleBoard Black 四大模塊。dam1021 的供電是非常簡單的整流加大電容濾波,沒有穩壓,這是我覺得最鮮活自然的選擇。dam1021 板上的輸出級音質平庸,直出又偏瘦弱,所以加上 Rogic Audio 當年為 TDA1541A 設計的 OPA861 輸出級,再加上 Lundahl LL1585 輸出變壓器。TDA1541A PCB 上內建音質極佳的 TL431 離散穩壓,於是直接使用。離散的 clock 電路,僅用 IC 做簡單的預穩壓,而 BeagleBoard Black 需要 5V/1A 的供電,找出二十年前買的 Black Gate 3500uF 水塘作濾波,再經過 TI TPS7A47 開發板作 DC/DC 穩壓,效果不錯。


從 MDF 換成厚鋁板裝箱之後,聲音較為凝聚、紮實、乾淨,但基本走向一致。離散式 R-2R DAC 沉穩大器,自然樸實的聲音依然,透過 I2S 與 DAC 連接,比 SPDIF 更為透明純淨,除此之外,clock 果然是全機的脈搏,主導了整體的律動感和氣韻。DIY 音響自己做給自己聽,喜歡就是一切沒有什麼對錯。評測一件器材最實用的方式,就是看它能不能一直讓我聽下去。幾經調整、修改,直到有一天能待在我的系統裡半年以上,大約就是很滿意了。而這套訊源組合已經伴隨我超過五年,其間換了喇叭、前級、後級,線材,甚至還有音響架,可見我對這個架構的喜愛。之後若還有調整,也許是新的時脈、新的供電方式、或是新的 BeagleBoard Black 系統。

2020 對全世界來說是個特別的一年,在我個人的生涯,在我的音響系統上也是。整套系統換了一整輪,新的喇叭 Jordan Eikona 2 Pentagonal TLA新的音響架重新裝機的 Kondo M7 Line 前級、逐漸成熟的 Class D 後級、還有本篇所提終於裝箱的數位訊源。生活忙碌、心情困頓之中,很多感受很多想法已經不太清楚,心心念念的只有回家聽音樂。在靈光偶然閃爍的瞬間,驀然體會到新的感動,浮現出新的升級方向,這時的存在是最真實的。

2020年12月26日 星期六

Kondo (Audio Note Japan) M7 Line 重新 Clone!

今年八月裝好了Pass的First Watt B1 with Korg Nutube真空管前級,重溫真空管前級的音色。不過沒有多久,這部新前級很快就被束之高閣了。因為,真空管的音色想讓我想起許多年前搭棚的Audio Note Japan (Kondo) M7 Line。長年以來始終心懷重新組裝的主意,便趁著這個契機動手重製了 M7。

十五年前看到業內高手 Thorsten 在 diyAudio 分享日本 Audio Note (Kondo) 的 M7 Line 線路,單管 5687,單端架構電容交連輸出,搭配音樂性佳的管整流 (單管 6X4),只要兩根小管子,精簡的電路馬上吸引我的注意,立刻 DIY 作成 TDA1541A DAC 的輸出級,對聲音也頗為滿意。後來國內 diysong 網站也據此電路為本,洗成電路板販售套件,當時也一度蔚為流行,許多搞不清楚有兩個 Audio Note 的人也開心的玩 M7。

這回翻出了當年仿造原廠 layout 的手搭模組,改在厚紅銅板上重新搭棚。Audio Note Japan 用料奢華,使用銀箔電容、銀線、鋀質電阻、Black Gate 電容等毫不手軟。當時預算無多,雖然買不起銀箔電容,但也是極盡所能張羅發燒零件,部份零件甚至用得比原機更好,例如 100uF x 2 的主濾波電容,直上 Black Gate 頂級的 WKZ 系列,陰極電容也用上 Black Gate 最佳的無極性 N 系列。買不到日本原廠的鋀質電阻,只好改用英國 Audio Note 的鋀質電阻。如今看來當時的投資十分正確,Black Gate 停產之後已經漲到不可思議的天價,現在縱有庫存品也絕對不可能去買了。


翻出十五年前買的 500V / 100uF x 2 Black Gate WKZ 主濾波電容,還是有超過 110% 的電容量,真是相當耐用。



經驗增長,已經不再只關心發燒零件,layout 與機箱組裝其實更為重要。經過十多年斷斷續續的規畫,這次學習原廠的做法,裁了厚紅銅板做為裝機的骨架,參考廠機的 layout 進行走線與搭棚。十多年前買不起銀箔電容,降級使用英國 Audio Note 的銅箔油質電容。十多年沒有上電,再度裝上,卻發現居然有嚴重的漏電流災情。翻出那幾年接連購入的 Jensen 銅箔油質電容、Jupiter 蜂蠟鋁箔電容等測試,也俱有程度不一漏電流。 當時省吃儉用購入這些電容,想不到 Black Gate 電解電容尚在,銅箔電容卻先壞了。至於 MultiCap RTX、PPFXS、RelCap RT 等塑料電容倒真是半永久零件,測下來一點問題也沒有。

查了一下果然有人提到 Audio Note UK 當年的油浸紙質電容有壽命不長的問題,近來已改版為油浸麥拉膜。珍惜金錢,如 Thorsten 所說用塑料電容也好。一開始先試了 MultiCap RTX 與 RelCap RT,聲音都不錯,前者飄逸、後者甜美,都是我早年反覆測試,很熟悉的聲音。然而,我心中很明瞭這兩款電容比起銅箔電容仍有不小的差距,便索性訂了一對 V-Cap CuTF 銅箔鐵氟龍電容來試。V-Cap 需要長時間的 break-in,剛上電時高中低頻音色不太一致,尤其是中低頻動態雖強,但卻浮腫不夠深沉;銅箔聲音雖厚,但偏亮偏硬,有所謂的「銅管仔聲」 。如官網的說明,經過了數十小時 break-in,才逐漸步入佳境。


並非第一次玩銅箔鐵氟龍電容,與印象一致,比起 polystyrene (MultiCap RTX/ReCal RT的介電質),鐵氟龍作為介電質會有平直、寬廣的頻寬,兩端延伸輕易地多出一截,動態凌厲暫態敏銳。雖然不如 polystyrene 甜美,但質感明顯高出一籌,細節也更為豐富。而銅箔作為導體,優點是音色飽滿醇厚,密度更高,背景更為深沉寧靜。 我其實也很喜歡錫箔,有著銅箔所無的華麗光澤感,但性能終究遜於銅箔。


原廠的 M7 訊號路徑俱是銀線,我在訂購 V-Cap 時也順便訂了 VH Audio 純銀單芯線。這款銀線價格不算貴,線徑不粗卻不像有些銀線失之纖細瘦弱,相反的,VH Audio 的銀線聲音厚實濃密,用在 M7 上相當不錯。


翻出當年買的 Tung-sol 5687 與 6X4 老管,輪流播放一張又一張熟悉的與不熟悉的唱片。我玩過的管機不多,僅限於 5842、6DJ8 (6922)、5687 等小訊號三級管,最喜歡的就是 5687。5687 比 12AX7 有現代感,又不若 6DJ8 高亢嘹亮,音色自然,樸實耐聽,音樂性佳。再加上使用 5687 的機器較少,即使現在也不用花大錢就能買到極佳的 NOS 管,比 12 系列、6DJ8 等名門家族經濟許多。比起小巧的 Korg Nutube,老管子 5687 在規模感、密度、質感等方面,展現出全然不同的氣場。當然,裝上 V-Cap 鐵氟龍電容之後,這部 M7 Clone 音色走向與 Kondo 標誌的美學有所差異。但正如 Thorsten 所言,這本來就是很棒的線路,5687 也是音樂性極佳的真空管,用塑料電容裝機縱然沒有原廠的風味,但終究是台很棒的前級。就這麼忘我的聽著,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大半年。

2020年12月20日 星期日

2020 台北音響展

年底台北市電器公會的音響展,達官顯貴來了不少,不過展覽的規模實在是小,而且快有一半是賣畫賣藝品的,許多品牌沒有參展,兩個小時就不小心逛完。


冠球這次的搭配相當不錯,單端 845 催到三十幾瓦,渾厚細膩兼有。



Raidho 在展間外小聲唱,聲音質感還是很好


Aurender 配 Burmester,這次 Burmester 不過亮,頗有靈氣。



Brodmann 這間秀氣精貴


Musical Affairs 的全音域喇叭音質非常出色,無奈高頻延伸有限,開闊感不免有所壓抑。



惠樺這次搭配落地 Elac,放新專輯用古鋼琴彈的貝多芬合唱幻想曲,很好聽。




搭載 Isobaric Drive 的 Wilson Benesch 書架造型奇異,但聲音還是很有氣質。



 很少喜歡 MSB 的聲音,不過這次搭得好,芬蘭頌聽得完全入神了。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