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30日 星期五

許昌街唱片夢

兩年前搬回台北,生活圈改以東區為中心,幾乎都在誠品音樂買唱片。站前與西門町那幾間唱片行,多年前曾是每天放學必經必逛的路線,如今一年去不到幾次。還記得當年四層樓的公園路玫瑰唱片、兩層樓的許昌大眾、隔壁的光南、漢口街的佳佳、開封街的前衛,還有西門町貨色齊全寶藏處處的淘兒音樂城(Tower Records)以及佳佳中華店。那時市場蓬勃,西區唱片行百花齊放,競爭激烈。

幾年過去,榮景不再,這幾家倒閉的倒閉,合併的合併,縮編的縮編,已經漸漸從我的回憶中褪色。只有佳佳不但維持中華路與漢口街兩店的規模,還在台北車站地下街開設分點。大學時代每週回到台北,必然行經地下街到佳佳買唱片。地下街佳佳空間不大,但貨色不少,常能找到好東西(常見林小姐駐點補貨),算是在「後 CD 時代」少見的微光。

但我最懷念的還是公園玫瑰和許昌大眾。這兩家在我當年放學必經的路上,三天兩頭必偕同好友「視察」新貨,在十來元差價之間斤斤計較,最後再買一兩張唱片回家。唱片業的全盛時期(2001年前後),玫瑰與大眾拼得火熱,相距不到兩百公尺之內各開設一兩家分店,再加上光南與 Fnac,短短一條許昌街週遭居然有六七家中大型唱片行。最難忘的是公園玫瑰,三四樓都是古典部,軍容盛大,四樓還有一套 Mark Levinson/Cello 的高級音響,晾在一旁偶爾小小聲的播放音樂。許昌大眾二樓當時還是小閔主事,進貨快速,品項十分齊全。

上大學之後生活圈改變,不再天天逛唱片行,幾年之間唱片業也迅速沒落,每次回到許昌街一帶,常有人事已非的感慨。首先 Fnac 收了,玫瑰與大眾的分點也收了,接下來光南的古典唱片也越來越少。然後玫瑰與大眾合併,此後公園玫瑰不斷縮編,及至倒店收攤。週圍的唱片行倒光之後,碩果僅存的許昌大眾人潮仍然不住下滑,最後終於縮編,將一樓分一半給 Giordano,把重心搬到二樓。當時二樓還頗有一翻新氣象,甚至開闢了咖啡座和獨立隔間的古典部。我在古典部又見到了當年公園玫瑰那套 Mark Levinson/Cello 組合,在大眾玫瑰合併之後轉手至此,似有幾分滄桑。當時小閔早已出走,也離開了五大唱片,在國家音樂廳地面層創立自家的古典唱片行。但大眾繼任的主事者也還不錯,東西進得勤快,整理分類用心,偶爾路過仍會上去買幾張唱片。

半年前再度經過許昌街,卻發現大眾一樓的原址塵土飛揚,正改建為書局。恍恍惚惚找到大眾的招牌,掛在牆角指著二樓,大眾只剩二樓了。踩著狹小的階梯,心中不敢有太多設想和期待。果不其然,原本二樓的格局已經不見縱影,僅剩小小一間,裝潢簡單,空空盪盪。更妙的是,沒有搖滾唱片,沒有爵士唱片,除了入口處擺了幾張當紅的華語專輯,整間「許昌大眾」儼然轉型為古典唱片專賣店。當年的賠錢貨拖油瓶,卻是如今最後的希望。既是專賣店,古典唱片當然不會太少,架上還是那些老東西,店員似乎也沒換,只是整間店充滿了衰敗的氣息。我在窗邊又看到了那套熟悉的 Mark Levinson/Cello 系統,桃花依舊,物是人非。

5 則留言:

Paul 提到...

看到這篇真是讓我心有戚戚焉. 所以現在都盡全力支持小閔, 一有機會就揪團向小閔訂購~~

匿名 提到...

以前最愛逛的是公園路玫瑰唱片,光南,尤其是玫瑰古典/爵士部,主事者挑片極有品味,我也在那邊貢獻了不少資金...

"人面不知何去處,桃花依舊笑春風"

WF 提到...

我也很懷念公園路玫瑰。那時幾位店員,如今不知都跑哪去了?

小閔嗅覺靈敏,搶手新貨進得又快又齊。不過那兒存貨少,臨時想找某些版本曲目通常都沒現貨,當然也沒有爵士搖滾可買。另外那個地點,除非買票聽音樂會,平常實在沒機會去,比較合適網購。

檻外人 提到...

大眾那個Cello落地喇叭最早是放在板橋玫瑰,那時候大概是民國84年前後。然後好像站前信陽街、公館都擺過,之後才到公園路玫瑰、許昌大眾。

跟公館、公園路還有之前未改裝的空間相比,現在應該是非常棒的。尤其是那個非常寬鬆的低頻,顯然不是一般器材跟有限空間就能達成的。

5元相片掃描館│提供老舊照片掃描服務 提到...

嗨!您好。您的部落格很不錯噢!
我也報名參加這次《2011第六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興趣嗜好部落格的選拔,我們一起加油吧!
歡迎您有空來我家逛逛噢!

5元相片掃描館:http://5dollarscan.blogspot.com/
電子信箱:5dollarscan@gmail.com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