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日 星期六

Beethoven Symphony No. 9 -- NSO 2010 跨年音樂會




2009 年最後一天到國家音樂廳參加 NSO 的跨年音樂會,兩首都是貝多芬的合唱曲,上半場是「合唱幻想曲」,下半場是「貝九」。雖說這種節慶場合,氣象宏偉,莊嚴又充滿歡悅的貝九原是再適合不過,但過於泛濫不免有老梗的感覺。

音樂演出平平,有些地方極好,但又有許多不合人意者。「合唱幻想曲」應以鋼琴為主角,與各聲部對話應和,貫串全曲。但演奏鋼琴的小弟,音色技巧雖佳,卻無縱橫全場的氣勢和意識,在人聲出場之前,音樂散漫無邊,不知所云。

至於貝九,原本我相當期待第三樂章,可惜前三樂章,固然流暢,但優點也只是流暢,並沒有特別的深度和張力,淪為第四樂章的鋪陳。第四樂章樂團終於回神,表現不錯,但表現最佳的還是人聲,合唱團更是意外的優秀。樂曲尾端漸漸邁向高潮,或許時間接近跨年,觀眾席間充滿了浮躁之氣,前方有些觀眾以為置身演唱會,手足隨著音樂擺動,嚴重干擾了我欣賞音樂的情緒。結束之後的歡呼和掌聲更是異常熱情,然而好壞參半的演出,並不值得這麼熱烈的掌聲。

其實貝九之外,莫札特最後一首交響曲《朱彼得》同樣明亮宏偉,高尚優雅又充滿歡欣氣息,也是歡慶年節的佳曲。希望將來古典樂在台灣更加深化之後,會聽到更多元的跨年曲目,不再限於貝九此一老調。

9 則留言:

dawei 提到...

那是不可能的~只要看nso招聘樂團人員就可以明白了~聽不懂的人居佔絕大多數~那不是我們的文化傳統~就是因為這樣才會有一堆垃圾喜歡用錢跟自己的身體去搞進去~這也證明花一堆錢找指揮只是浪費錢~人家來五天就閃了~排練共三次總採排一次~
就算他不爽能怎麼樣呢~他有錢賺就好了~nso應該要照當初朱宗慶說行政法人化的精神讓他倒才對~一年要賠一千多萬到兩千萬~讓他倒全部重新來才有救的可能~不然只是名子好聽~

WF 提到...

NSO 的弦樂其實還不錯,但銅管老不長進,頻頻出錯,讓人頗有恨鐵不成鋼之慨。

Dawei 看來相當熟知 NSO 聘幕人員的內幕。所以說,他們的招聘過程有許多狗屁倒灶之處,常以金錢或肉體來交換職位,真正有理想有實力的演奏家反而不得其門之入嗎?

dawei 提到...

對~不過有實力的也不見得會想進nso~nso最早的真正名稱是三校聯合實驗管弦樂團~為的是配合音樂廳成立~後來更名過兩次~最後這次叫國家交響樂團~從成立到現在改制就從沒一天是正式的公家機關~以前俗稱叫黑機關~現在改制成法人化~說穿了錢還是從教育部拿~法人化只是講好聽的~吃定政府不會讓他倒~愛怎麼搞就怎麼搞~

而且這也不是只有nso這樣搞~老外也一樣~只是你至少也要到一定的程度~光靠搞有的沒的沒用~因為聽的懂的人多~在台灣沒用的~聽的出好壞的人少~聽眾沒判斷能力只有被一堆社會名詞代替來判斷~

大家都說nso弦樂還不錯~童管比較差~我到覺得可以另類思考一下~樂團弦樂部份如同弦樂四重奏四隻腳~多加一個bass當cello的影子~坐在四個首席後面的人重點只是要跟首席~沒要他當獨奏家~後面人多比較好混~管樂每種樂器人少多了~要混比較難~打擊樂~現在那的打擊樂都是陳哲輝的學生~這叫地盤~就算不是自己可被查到的公開學生~也一定是私下去學的學生~上課這種是小錢~重點是要賣琴~賣琴自然就可收錢了~沒人在直接收現金的~這根寒舍蔡xx做的路線一樣~我送錢搞關係做生意會有被捉的風險~我搞個藝術品來當白手套你要查很難查了捌~
在台灣音樂圈關係比實力重要~也是滿悲哀的~

mikewong 提到...

我最近想涉足DAC,價錢在港幣一萬元以下的,有何好介紹呢?
謝謝!

WF 提到...

你要廠機還是 DIY 方案呢?
DIY 的話,可以考慮 Pedja Rogic 的套件:http://diy.audialonline.com/

tomohisa 提到...

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的第三樂章才是精髓所在啊;要演奏的流暢而不至於昏昏欲睡,又是六外一門學問了~

dawei 提到...

曾耿元回來拉了~樂團也就算了~建議有空可以去中山堂聽看看~他不錯~
另外樓上的大哥~音樂是時間的藝術~我是建議你去了解一下logos這個字在古典音樂上的意義~這樣會比較了解為何以前西方古代曲子的人寫曲子寫曲子要寫這樣的長度~你的講法就跟男生打炮射精那段才是精華是一樣的意思~呵呵呵~哀~要傳達看不見的東西是須要時間去韻釀的~

tomohisa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tomohisa 提到...

我會這麼講是基於聽音樂的經驗;試聽 Celi/Munich PO(EMI);Kubelik / BRSO(Orfeo);Furtwangler / 拜魯特管弦樂團(EMI),就可以知道即使名指揮,對於第三樂章也不一定能夠挖掘出音樂內在的層面。

是的,我的看法就是,「合唱」的第三樂章在內涵上勝過第四樂章,相對的要演奏得出色,也比第四樂章困難。層次下者,為了歡愉的效果,把高潮都放在第四樂章處理,前面三樂章僅僅行禮如儀,聽來實如嚼蠟。那些只在第四樂章下功夫的人,依管見才真正是兄台所說把「男生打炮射精那段才是精華」的人。我最喜歡的第三樂章,是上面三場演出之一,至於是誰的演出,先賣個關子。即使是如此,他的第四樂章也毫不遜色。我想一位好的指揮,他指揮演出的曲目不是「歡樂頌」,而是「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

Logos與邏各斯中心的分析是小弟大三時在讀的,至今已經14年。現在小弟聽音樂已經不這樣approach了。這裡是朋友家,總不好意思在這裡跟人擦槍走火,造成主人困擾。若要進一步切磋貝多芬合唱「第三樂章」的意義及其在整首樂曲扮演的角色,歡迎移駕小弟blog或者ptt。
小的blog:
http://blog.livedoor.jp/schneidertw/
ptt 帳號:Fassbaender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