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9日 星期三

Lady in Satin: 不忍卒聽



Billie Holiday 常與另外兩位女歌手 Ella Fitzgerald、Sarah Vaughan 並稱。Ella 聲音甜美,唱起歌來洋溢著溫暖快樂的幸福感;Sarah 嗓音並不如 Billie 和 Ella 有特色,但非常有個性,無論是曲風或詮釋,總有多元而別出心裁的嘗試。然而,所有 Jazz 歌手中,最讓我又愛又怕的,就是 Billie Holiday。

Billie 的聲音,既粗又破,好似 Louis Armstrong,總是破著嗓子唱歌。Louis 的歌聲永遠喜悅輕快,Billie 的聲音卻像她的生命一樣,歷盡滄桑,看淡了人生的曲直。Let's Call the Whole Thing Off 這樣恢諧的曲子,Fred Astaire 唱起來何等幽默,Louis 與 Ella 的合唱又是何等風趣,而經 Billie 一唱,立刻寂涼了起來,卻顯得其他人都不識愁滋味了。

這張 Lady in Satin 尤其讓人心碎。整張專輯所有曲子,在灰暗之中,又帶著一抹光明。然而,這一絲絲的明亮,並不帶來希望,只更突顯了深不見底、無窮無盡的黑暗。Billie 試圖往光明的邊緣掙扎,結果只是一次一次的失敗。I'm Fool to Want You 何等的蕭條,萬物似乎都隨著 Billie 的心聲一起衰亡了。Glad to Be Unhappy 乍聽之下美麗溫暖,最後卻空谷無聲,百無聊賴,更是教人心痛無比。

我手邊的CD版本,最末附了四軌未發行的 I'm Fool to Want YouThe End of a Love Affair,聽到唱片的最末,這幾軌一再地反覆這兩首曲子,這幾個版本同中有異,異中有同,彿彷 Billie 在滅絕之前,一唱再唱,不停地泣訴,但無論如何也喚不來希望與光明。有幾次午夜夢迴,我被這一聲聲的叫喚驚醒,一片漆黑之中,只聽見她還想在人生的盡頭,告訴我些什麼。

我很愛這張 Lady in Satin,但卻很少聽,有時甚至不願想起這張專輯,也連帶著很少聽 Billie Holiday 其他的錄音。我沒有那麼強的勇氣和力量,承受這張專輯的重量。但當我將來重病在床,臨死之前,已經放棄了與病魔搏鬥。懸盪在彌留的時空中,我一定會想起這張專輯,與 Billie 一起沉入黑暗。

2 則留言:

Mike WONG 提到...

我想請教Cambridge 740c CD機,如果轉用Black Gate的電容,應該用哪一款呢?還是該更換其他parts?改後聽音會如何呢?

歡迎到訪我的網誌:
http://hk.myblog.yahoo.com/mike-wong

WF 提到...

這很難一概而論。CD上的電容很多,一般常改的就是主濾波電容、供電電容、輸出交連電容。依據不同的位置和功能,考慮該使用什麼電容。
Black Gate是很不錯的電容,我常用 N/NX 系列,聲音中性,解析力強,密度非常高,稍微便宜一點的 FK 也很不錯,聲音比較溫暖華麗。但用哪一種才好,要試試,實際試聽比較才知道。
不過近來 Black Gate 漲得太離譜,很多規格也不易買到。Cambridge 本身也不是太貴的機器,不值得花那麼多錢去改,不妨考慮 OS-CON、Panasonic FM、Elna Silmic 等平價的高品質電容來改機。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